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名家理论 > 巴菲特投资理念 > 文章 当前位置: 巴菲特投资理念 > 文章

历年巴菲特股东信金句集锦

点击: 次    来源:顶尖第四色色琪琪在线观看    作者:股市狙击 - 小 + 大

我们的大多数大型股票投资都是要持有很多年的,我们投资决定的最终得分将是取决于这段时期内企业的具体经营情况,而不是某个特定日子的股票价格。

——1977年股东信

我们的经验一直是如此:一家成本已经很高的企业的经理人往往总是具备罕见的能力,可以不断找到新的方法来增高成本;相反,一家成本控制严格的企业的经理人,则往往能够持续找到新的方法来压低成本,哪怕他们的成本其实已经明显低于竞争对手。

——1978年股东信

我们的经营和投资经历都让我们得出相同的结论,即那种所谓“卷土重来”的故事发生的概率极低,同样的精力和才能,投入以合理价格买来的好企业,结果往往都要好过投入以折扣价格买来的烂企业。

——1979年股东信

当你得到我们的消息,那消息就会是来自你付钱要他管理企业的人。你们的董事长坚信,企业的所有者有权利直接聆听首席执行官的报告,了解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他对于企业的现在和未来又有着怎样的评估和预期。既然在一家私营公司当中,你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么在一家上市公司当中,你们也有权得到同样的待遇。一年一度的管理工作报告不应该交由那些往往不愿意规规矩矩按照经理人对所有者原则沟通的专职人员或者公关顾问去处理。

——1979年股东信

通货膨胀的作用就好比是一条巨大的企业绦虫。这条绦虫总是先下手为强地消耗着它每天所需的投资资金食物,却全然不管宿主的健康情况。无论财报中的利润有多少(哪怕是零),企业哪怕只是为了保证业务规模不至萎缩,都需要更多资金去应对应收账款、库存和固定资产等等。企业的状况越差,绦虫从能够得到的营养当中攫取的份额就越大。

——1981年股东信

在能够得出令人满意的读数时,指标往往都不会被抛弃。可是,当结果变得糟糕了,大多数经理人都会选择换一个新的指标,而不是换一个新的人。

——1982年股东信

当我们回顾其他人在1982年间进行的大规模并购时,我们的反应并不是羡慕或者嫉妒,而是庆幸我们没有参与到任何一笔交易当中。在许多并购案例当中,管理者应有的智慧都被肾上腺素所压倒。追逐行为本身的刺激蒙蔽了追逐者的双眼,让他们想不到追上之后的结果。帕斯卡尔的观察思考正是恰如其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所有人的不幸最初都是源于一个简单的起点——他们不能在一间屋子里安静地等待。”

——1982年股东信

我们很少大规模使用债务手段,哪怕我们那么做了,也会努力采用长期固定利率的架构。我们宁可拒绝一些有趣的机会,也不愿意让资产负债表过度杠杆化。这种保守风格确实让我们的表现受到了损害,但只有这样做,我们心里才能踏实。

——1983年股东信

股市上最有讽刺意味的事情之一就是对活跃性的强调。券商总是喜欢把“可交易性”或者“流动性”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为那些股票周转率高的企业大唱赞歌(越是不能塞满你钱包的,越是能塞满你的耳朵)。可是投资者必须明白,对于发牌手有利的,不见得对于玩家也有利。一个过度活跃的股市,本质上就是企业的扒手。

——1983年股东信

我不会只为了让我们企业的回报率体面一点,就放弃利润率不及正常水平的业务。不过,我同时也觉得,哪怕一家利润非常可观的公司,也不该在一个业务部门预计会出现无法结束的亏损时继续向其提供资金。斯密可能会反对我的第一种看法,而马克思则可能会反对第二种,而只有两者之间的立场,才会让我感到安心。

——1985年股东信

我们的职业热情范例来自一位信仰天主教的裁缝,他靠着微薄的收入长年储蓄,终于实现了一次梵蒂冈朝圣之旅。他回来之后,整个教区举行了一次特别会议,请他讲述对教皇的第一手印象。急不可待的信徒请求他:“快告诉我们,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的英雄回答得非常精炼:“他穿四十四码,中号。”

——1986年股东信

我们会坚持我们的做法,只与那些我们喜欢和敬佩的人合作。这一政策不但可以让我们获得优秀表现的可能性最大化,还可以让我们拥有一段非常美妙的时光。再者说来,与那些让你感到非常不适的人合作,其实就像是为了钱而结婚——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不是什么好主意,而在你已经很有钱的情况下,那简直就是发疯了。

——1986年股东信

股市在近期或者是中期的未来,到底是会上涨、下跌还是横向波动?对于这些,我们没有任何概念,从来不曾有过。可是,我们却确切地知道,恐惧与贪婪这两大超级传染病总是会不时在投资者人群当中爆发,永远如此。爆发的时间不可预测,而市场由此而受到的影响会达到怎样的规模,持续怎样的时间,也都一样不可预测。因此,我们从来都不曾试图去判断任何一种传染病的到来和离去。我们的目标更加实际:我们只是试着在他人贪婪时恐惧,在他人恐惧时贪婪。

——1986年股东信

首席执行官们不可能告诉股东,他们其实是雇用了一群笨蛋来管理企业。正是由于他们的这种不情愿,便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年报。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在股东信当中,一位首席执行官哪怕在连篇累牍细节谈论了企业的糟糕表现之后,也会用一个温暖的段落来结尾,将自己管理层的同僚们描述为“我们最宝贵的资产”。这样的评论有时真的会让人困惑——其他资产会是些什么呢?

——1987年股东信

可是,经验告诉我们,最佳的企业回报往往都是来自于那些现在的生意和五年前甚至十年前都没有大分别的公司。这里要说的还不是管理层的连贯性。企业总是有机会去改进自己的服务、产品阵容、制造技术等等,而显然,这些机会是应该抓住的。可是,一家企业如果总是进行重大转型的话,也就等于持续面对犯大错误的可能。

——1987年股东信

无论是因为利润膨胀而增加不必要的人或者行为,还是因为利润缩水而减少必要的人或者行为,我们都感到难以理解。这样的极端摇摆既不符合企业之道,也不符合人之道。我们的目标是,任何时候都只做对伯克希尔客户和员工有意义的事情,从来不做没有必要的多余之举。(但是你们可能会问我,“那公司的飞机怎么说”?好吧,任何人也都该允许偶尔放弃一下原则。)

——1987年股东信

必须予以强调的是,尽管你们的董事长学东西算是快的,他也用了二十年时间才认识到购买好的生意是多么重要。中间我也曾经去寻找过“折扣”,而且非常遗憾地是,还真找到了一些。我不得不好好接受了关于农业机械制造业、百货商店以及新英格兰地区纺织业的经济学习作为惩罚。

——1987年股东信

大多数老板之所以会成为老板,是因为他们在某一领域里却有过人之处,比如营销、生产、工程、管理……或者,有些时候是办公室政治。一旦成为首席执行官,他们就必须承担起新的职责。他们现在必须做出资本配置决定,一个至关重要的,但他们之前又从未尝试过,还难以掌握的工作。打个比方,这就像是成就一位绝世音乐大师的最后一个步骤并不是在金色大厅表演,而是担任美国联储的主席。

——1987年股东信

在太多的企业都是如此,老板射出管理层表现之箭,然后急急忙忙跑到射中的地方去画一个靶心。

——1988年股东信

在华尔街,一句古老的谚语不断重复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过,如果是伊凡-博斯基教人钓鱼,那上钩的就是政府了。

——1988年股东信

我们之所以能够获得现在这样的成功,是因为我们总是专注于发现那些一英尺高的,我们能够跨越的障碍,而不是因为我们获得了什么能够一举越过七英尺的能力。虽然说起来似乎有点不公平,但是无论在经营还是投资当中,往往都是坚持那些简单和显而易见的东西比解决难题更赚钱。

——1989年股东信

低价格会出现,最常见的原因就是悲观情绪,差别只在有些时候是全面性的,而有些时候只针对特定企业或者行业。我们愿意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开展业务,并不是因为我们喜欢悲观主义,而是因为我们喜欢它造成的价格。乐观主义才是理性买家的大敌。

——1990年股东信

我们很久以来都觉得,股票预测家的唯一价值就在于,让算命的看上去体面多了。

——1992年股东信

我们认为,所谓“价值型投资”的说法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如果我们不是去寻找相对于我们付出的价格而言最高的价值,那还叫“投资”吗?有意识地为一支股票付出超过能够计算出的价值的价格,希望着它能够很快以更高的价格卖掉,这只能叫做投机。

——1992年股东信

我们努力坚持那些我们相信自己理解的生意。这就意味着它们必须相对简单和稳定。如果一桩生意很复杂,或者不断发展变化,我们是精明不到可以预测未来现金流的程度的。可是,这一缺陷似乎并没有困扰到我们很多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投资的关键并不在于他们知道多少,而是在于他们在确定自己不知道什么时有多现实。其实,只要不犯下重大的错误,投资者需要做对的事情也没有多少。

——1992年股东信

那些在会计方面动脑筋的经理人们其实不该忘记林肯最喜欢的那个谜题:“如果你把一条狗的尾巴也叫做是腿,那它有几条腿?”“还是四条腿,你管尾巴叫腿,也不能把它变成真的腿。”经理人们必须明白,还是林肯说得对——哪怕审计员愿意认可尾巴也是腿。

——1992年股东信

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理论家是无法分辨出一家生产呼啦圈或石头宠物的玩具公司和一家生产地产大亨或芭比娃娃的玩具公司,其内在风险有何差异的。可是,普通投资者如果对消费者行为和造就长期竞争优势或劣势的因素有合理的理解的话,倒是反而可能判断出来。

——1993年股东信

我们还将持续忽略各种政治和经济预测,对于许多投资者和企业家而言,这都只能让我们分心,并因此付出昂贵的代价。三十年前,没有人能够预测到越南战争的不断升级,工资和价格控制,两次石油危机,总统辞职,苏联解体,道指一天下跌508点,或者是国债收益率的波动区间居然从2.8%一直到17.4%。

——1994年股东信

在寻找新的投资之前,我们正考虑增大旧项目的投资力度。如果一笔生意有足够让我们购买一次的吸引力,那么就可能会值得我们再来一次。

——1994年股东信

去年的股东会上,我们展示了一些伯克希尔的产品,结果卖出了大约800磅糖果、507双鞋子,还有超过1万2000美元的书籍。今年,这些商品将再度现身。尽管我们愿意将这次会议看作是一种精神体验,但我们也必须记得,哪怕是世俗色彩最淡漠的宗教,也是有功德箱的。

——1994年股东信

当你读到“市场跌了,投资者赔了”这样的报道标题时,请微笑,并在脑子里将其改为“市场跌了,投资不当者赔了,而投资者赚了”。尽管作者常常忘记这样的老生常谈,但事实就是,每一个卖家对面都有一个买家,一个人的损失肯定就是一个人的收益。

——1997年股东信

不论未来会怎样,我可以向你们许诺:只要我还在世,我都会将自己至少99%的净资产留在伯克希尔。这是多久呢?我的榜样是一位韦恩堡的忠实民主党人,他要求死后埋葬在芝加哥,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和自己的党派一起活动了。为此,我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找好了一个放骨灰坛的地方。

——1998年股东信

一个是生意可疑但价格让人舒服,一个是价格可疑但生意让人舒服,两者之间我们往往更青睐后者。不过,我们最青睐的,当然是生意和价格都让人舒服。

——1999年股东信

区隔投资与投机的界线原本就一直是晦暗不请,而当市场上的大多数参与者近期都开始享受起上涨的奇迹,这界线就愈发模糊了。要压倒理性,没有什么比大笔不劳而获的金钱更有力了。

——2000年股东信

必须指出的是,大多数首席执行官都应该是那种你非常乐于接受的人,就像你孩子资产的委托人,或者你的邻居一样。可是,他们当中太多的人这些年在办公室的表现都很差劲,扭曲数据,因为庸庸碌碌的经营而拿着多到过分的报酬。他们原本也都可以体面做人,但是现在却都步了梅-惠斯特的后尘:“我曾经是白雪公主,但现在堕落了。”

——2002年股东信

每一天,以无数种方式,我们下属各种生意的竞争力都在强化或者弱化。如果我们博取客户的青睐、削减不必要的成本,并改进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就能够便强势。如果我们漠然面对客户或者自高自大,我们的业务就会弱化。单单就每一天而论,我们行动的效果几乎无法察觉,但是假以时日,其影响将是非常巨大的。

——2005年股东信

被开除可以为一位首席执行官带来一笔极为巨大的收入。事实上,只要整理干净自己的桌子,他就可以在一天之内赚到一个清洁工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老话说一事成功,事事成功,可是现在,在首席执行官的圈子里,普遍规律是:失败才是大成功。

——2005年股东信

应该强调的是,美国现在非常富有,而且还将变得更为富有。结果就是,巨大的经常账不平衡还将持续很长时间,而不会对美国经济或我们的股市产生重大的消极影响。可是,我确实怀疑这种局面是否能够永远维持下去。

——2005年股东信

只有在退潮时,你才能够判定某人是否在裸泳——而现在,我们正在目睹我们一些最大金融机构不体面的样子。

——2007年股东信

如果一桩生意必须有一位超级明星带领,才能够拿出漂亮的业绩,那么这生意本身就不能说有多棒。一家由你们当地最好的脑外科医生牵头的医疗合伙或许会获得巨大的,持续琪琪电影天堂的利润,但是这对于其未来什么都说明不了。

——2007年股东信

我在将来还会犯下更多(并购)错误,你尽可以拿这个打赌。巴比-贝尔有一句歌词恰如其分地解释了并购当中太常见的情形:“我从来不和丑女一起上床,但确实常和丑女一起起床。”

——2007年股东信

拥有住宅是非常美妙的事情。我的家庭和我在现在的房子里已经住了五十年,将来还将住更多年。可是,我们买房首先必须是为了享受和便利,而不是为了获利或者再融资的可能性。我们买的房必须和我们的收入相匹配。

——2008年股东信

对于那些基于历史的模型,投资者应该抱着怀疑的立场。那些似乎有点书呆子气,又似乎高深莫测的怪人们用各种神秘的字眼如阿尔法、贝塔、西格玛之类构筑起来的模型确实容易让人印象深刻。可是,太多的时候,投资者却忘记了去验证那些符号背后的假说。我们的忠告是:对于那些带着各种方程式的怪人,最好当心一点。

——2008年股东信

衍生产品是危险的。它们已经让我们金融系统当中的杠杆化程度和风险戏剧性提升了。它们已经使得投资者几乎不可能去理解和第四色色琪琪在线观看我们最大的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了。

——2008年股东信

我们永远不会依靠陌生人的仁慈。在伯克希尔,“大而不倒”绝不是一张可以依赖的标签。

——2009年股东信

在我这一生当中,政治家和评论家们总在持续叹息着美国所面对的各种可怕问题。可是现在,这个国家的国民生活水平比我诞生时提高了六倍,简直是壮举。那些末日预言家们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其实也早早确定的因素:人类的潜能还远远没有耗尽,而美国的系统正可以释放这种潜能。虽然过去我们频繁遭遇各种衰退的打断,甚至还有一场内战,但是这个系统两百多年来还是创造了许多奇迹,而且现在依然运转良好。

——2010年股东信

毋庸置疑,一些人确实通过使用借来的钱发了大财。不过,这同时也是一条迅速走向贫困的道路。当杠杆手段帮忙时,你的收入会被扩大。你的配偶觉得这是因为你聪明,你的邻居会羡慕。可是,杠杆手段是会上瘾的。一旦从其魔力当中得到了好处,很少人能够适时退出,转向保守的做法。我们在小学三年级就学过——一些人在2008年又复习了一遍——任何个正数,不管大到什么程度,拿零去乘一下,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2010年股东信

黄金有两个重大缺陷,既没有太多用途,也没有什么再生力。不错,黄金是有一些工业和装饰的作用,但是基于这些用途的需求都是非常有限的,是不足以吸收全部新产量的。与此同时,如果你一直持有一盎司黄金,那么到你离世时,你所拥有的,也只是这一盎司黄金。

——2011年股东信

过去十五年间,互联网股票和房地产都已经证明,当一个最初合理的论断与广为人知的价格上涨相结合之后,会造成怎样的极端过剩。在这些泡沫当中,一些投资者曾经怀疑,但是最终还是屈服于市场提供的“证据”,购买者群体在一段时间之内充分扩张,支持着狂欢队伍持续前行。可是,泡沫膨胀到足够大的地步,不可避免便要破灭。到那时,古老的谚语便再度被证实:“智者开创,愚人模仿。”

——2011年股东信

“无知”投资者只知道多元化和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这些人几乎注定会获得令人满意的成果。事实上,那些所知有限,因此能够更现实地面对自己短处的投资者所获得的长期表现,往往都好过虽然渊博,但哪怕只是因此忽视了自己一个缺陷的专家。

——2013年股东信

如果收购价格过高,即使收购的是一个具有极其出众的经济特征的公司,也会变成一笔糟糕的投资。——《巴菲特2014年致股东的信-制造、服务和零售业务》

——2014年股东信

    (1)与其百分之百地控制一家泛泛的公司,不如部分持股一家好公司。拥有部分霍普钻石要好于拥有全部人工钻石。

  (2)我的接替者应具备一种特别的能力,即,能够摆脱那些肤浅的商业理论。这些老生常谈的商业理论充斥着傲慢武断、官僚主义和固步自封的色彩。一旦这些理论滋生蔓延,再伟大的公司也将垮掉。

  (3)在商业世界,噩耗总是接连出现的。一旦你在厨房看到一种蟑螂,以后你会看到更多同类。

  (4)在过去的238年中,有谁押注美国并赚钱?将当今美国的现况与1776年相比,你会难以置信。仅就我的一生经历而言,美国实际人均GDP翻了六倍。生活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父辈不可能想象得到我所生活的全新世界。尽管悲观主义者时常抱怨美国社会的种种弊病,但我从来没有见到有谁想移民至其他国家。

  (5)过去五十年的经历使我得出一个异乎寻常但又顺理成章的结论,那就是,面向多样化的美国企业环境进行投资要比单纯投资第四色色琪琪在线观看或国债安全很多,其中一个理由是,国债的价值是与美国货币挂钩的。前推五十年,这个结论依然成立,大萧条和二战亦不影响这个结论的有效性。投资者应当牢记这条结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在未来的一个世纪中情况依然如此。

  (6)市场预言家只会充实你的耳朵,却不会充实你的钱袋。

  (7)如果你曾经参加过我们的年度会议,你会知道芒格才华横溢、记忆超群而且富有主见。我当然也不乏想法,有时候会意见相左。然而,在过去五十六年中,我们从未发生争吵。因为当我们产生分歧时,芒格会告诉我:沃伦,你再想一想,你就会同意我的观点的,因为,虽然你很明智,但真理却在我这一边。


  (8)我们永远不要用股东的钱在投资领域玩俄罗斯轮盘赌游戏(枪膛有一百个而子弹只有一颗)。在我们看来,仅凭主管愿望去追求你想要的而失去你真正需要的,是极其不明智的。

  (9)炒股就像击鼓传花,财富只是再分配而没有增加。结局始终是,金钱从容易受骗的人手中转移至善于欺骗者手中,而受害者总是不乏其人。

  (10)对于一家健康的企业而言,现金流有时候越少越好,资金要充分利用。现金流对于企业而言就像生命之氧,要时刻提防缺氧的境况。

  (11)我们经常发现,总是有人想向我们出售不符合我们目标的资产。我们发现,如果我们登广告说想买苏格兰柯利犬,就会有很多人打电话来兜售英国小猎犬。

  (12)伯克希尔年终员工总数达到创纪录的34.0499万,比去年增加9754人。我自豪的说,增加的人数不是来自总部,总部仅有25名员工。淡定!

  (13)尽管每天都很平常,但明天总是难以预知。我在1941年12月6日和2001年9月10日并没有先知。


——2015年股东信


    1、就像婚姻的情况一样,商业收购往往会在“我做了”之后带来惊喜。
    巴菲特指的是伯克希尔公司出价过高的收购,但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宝贵的教训。首先,重要的是要知道,无论你在评估股票方面有多好,有时你都会犯错,而且这并不一定是出于可预防的原因。其次,即使你打算永远持有一只股票,重要的是要跟上公司的最新发展,确保你最初的投资理由仍然适用。

    2、每隔十年左右,乌云就会笼罩在经济上空,他们会短暂地降雨。
    在股市中寻找机会的最佳时机是当经济动荡来临的时候。在巴菲特的例子中,在经济大萧条之后不久,他就能以极低的价格进入高盛,并在美国银行谈判一个极好的投资机会。巴菲特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没有关注眼前的问题,而是看到了长期的潜力。

    3、一个字概括了我们国家的成就:奇迹。
    巴菲特对美国有着非常乐观的看法,这是他支持指数基金投资的主要观点之一,特别是那些追踪标普500指数的基金。从本质上讲,这些都是押注美国整个行业的赌注,就像巴菲特说的,押注于这一行业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4、今天在美国出生的婴儿是历史上最幸运的。
    这也是巴菲特对美国前景的看法。尽管他承认,在通往繁荣的道路上肯定会有颠簸,但他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一篮子股票的价值将比现在高得多。

    5、个人恐惧是你的敌人。
    正如我已经提到的,你能学到的最好的巴菲特课程之一就是恐慌创造了机会。在金融危机/大衰退、网络泡沫、储蓄和贷款危机中,这是正确的。然而,记住不要加入恐惧是很重要的。作为投资者,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恐慌,在市场下跌时卖出——众所周知,投资的目标是低买高卖,但恐慌性抛售恰恰相反。

    6、价格上的聪明是愚蠢的
    巴菲特指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他写这篇报道的时候,尤其是回购股票的想法。伯克希尔公司将为股票回购支付一个具体的最高价格(目前为账面价值的120%)。在这个价格下,管理层觉得这是一个聪明的、创造价值的想法。如果股票的交易价格高于这个价格,伯克希尔公司并不一定觉得它被高估了,但它的资本可以更好地配置在其他地方。教训是:不管一家公司有多好,如果它的股价没有根据你的尽职调查而有吸引力,那就去别处找更好的地方投资。

    7、我们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即伯克希尔将永远持有其有价第四色色琪琪在线观看。
    巴菲特曾说过,他“最喜欢的持有期是永远的”。换句话说,他理想的股票投资是一种能够产生持续利润,而且永不停止的投资,因此伯克希尔没有理由出售。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伯克希尔公司一定会永远持有其股票。事实上,伯克希尔公司一直在抛售股票,原因多种多样。卖出股票有很多好的理由,即使是你想要永远持有的股票。

    8、当华尔街有数万亿美元的资金来收取高额费用时,通常是那些获得巨额利润而非客户的经理们。
    这个教训很简单:避免过高的费用。如果你不喜欢挑选个股,那就用低成本指数基金来投资,而不是主动管理的共同基金,尤其是对冲基金。尽管一些基金无疑会在任何一年的时间里击败市场,但长期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会对你有利。

    9、如果有一个雕像是为了纪念那些为美国投资者做得最多的人,那么他的选择应该是Jack Bogle。
    Jack Bogle是先锋集团的创始人,该公司推广了低成本指数基金投资的概念。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的产品帮助数以百万计的投资者获得了比他们原本所能获得的更好的投资回报。再一次,教训是:避免高昂的费用。

    10、我觉得,更大的规模更有可能损害未来的结果,而不是帮助他们。
    巴菲特在1966年首次写了这封信,但在他最近的信中重申了这一点。从本质上说,这意味着一家公司、基金或个人投资组合的规模越大,就越难实现市场回报率。巴菲特还利用这一想法,给伯克希尔股东带来了合理的预期。在公司规模小得多的情况下,伯克希尔公司要实现25%的年回报率要容易得多,但过去的表现几乎不可能复制。


——2017年股东信十句名言



  1、关于世界贸易:

  巴菲特:美国及中国将是全世界最大超级大国及超级经济体,而且这种状况会持续长存。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及利益,而且两国是庞大的经济体系。两个最聪明、最具智慧的国家,绝对不会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当然有时一些小事件也会发生。

  芒格:两个国家都是非常进步的国家,当然中国的进步在经济上是无法比喻的,非常不可忽视。中国的储蓄数字也是非常惊人的。中国是我们非常尊敬的,有坚强实力的国家,特别是储蓄率,中国绝对会因为这个发展得更快,这不像美国。我们两个国家相处得其实不错,我们两个国家也都是非常具有智慧的。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一件事是彼此之间发生阋墙的事情。

  2、关于是否能帮政府和全社会理财:

  巴菲特:这个问题太难了,你让我一时语塞。我不想不回答你的问题,但这是我们根本没有尝试过的领域,两者的动机而且奖赏机制都是不一样的。我真的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很抱歉。

  3、关于区别对待科技股:伯克希尔为何三度减持IBM(137.69, -1.86, -1.33%),同时继续增持苹果(324.34, 6.65, 2.09%)

  巴菲特:它们是两家区别很大的公司,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决策,我在前者的投资上犯了错,对于后者未来将见证我到底是对还是错。

  4、关于网络安全

  巴菲特:作为一家保险公司,伯克希尔必须衡量与网络攻击相关的承保业务所面临的风险,网络风险可能招来一只“超级大猫”—这个保险术语指的是超级大灾难,网络威胁是一个未知领域,它会变得更恶劣,而不会变好。

  5、驳斥马斯克怼“护城河”理念

  巴菲特:马斯克说最好的护城河是创新竞争力,这一点当然没有错,但另一方面又非常荒谬。有时护城河非常强大,马斯克可能在某些行业里带来颠覆,但在做糖果方面他不是我们的对手,还有其它一些地方技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可能只是一些年轻小孩的梦想。

  6、关于退休和接班人

  巴菲特:我已经半退休几十年,早已将投资职责交给惠斯勒(Ted Weschler)和库姆斯(Todd Combs),还将简恩(Ajit Jain)与阿贝尔(Greg Abel)升职,负责伯尔希尔的运营,我主要负责管理1000亿美元现金。

  芒格:沃伦非常擅长啥都不做。

  7、为什么不喜欢投资长期国债


  巴菲特:长期国债不是一个好投资,美联储常常告诉你可能会有2%的通胀,而现在长期国债利率只有3%,再加上要付税,基本上没什么可赚的。美联储其实在跟你讲,在他们权力范围之内,他至少能控制你在国债收益率不能达到0.5%以上。

  8、关于长期投资

  巴菲特:1942年,美国在二战中境况最差的时候,你当时如果把这一万美金投入股市,你试想一下你现在应该会有多少钱?是5100万美金!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不需要每天看这只股票的涨跌情况。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国家有信心就行了。

  9、关于特朗普的关税政策

  巴菲特:任何一个总统都必须首先在贸易问题上是一个教育者,来告诉大家贸易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第二你必须要照顾到这些可能因为贸易而失业的人。

  10、关于投资中国市场

  巴菲特:如果我有1亿美金,除了中国和美国,可能不会对其它国家有投资的想法,规模及地理都是我要考虑的。中国有很多机会,查理已经在中国找到他可以取得的“猎物”了。中国的市场是比较年轻的,但也是庞大的市场。市场根据他的年龄进行有效率的成长,这是成正比的。


——2018年股东大会十大金句



    1. 我们卖掉任何一家出色的公司都是愚蠢的,即使出售它不需要缴任何的税。真正优秀的企业非常难找到。卖掉任何你足够幸运才拥有的东西是毫无意义的

    2. 我们承诺永远持有至少 200 亿美元的现金等价物,以防范外部灾难。我们还承诺避免任何可能威胁到我们维护这一缓冲资本的行动。伯克希尔将永远是一个金融堡垒。在管理的过程中,我会犯一些代价高昂的委托错误,也会错过很多机会,其中一些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有时,随着投资者逃离股市,我们的股票会暴跌。但是我绝不会冒现金短缺的风险。

    3. 事实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可能是《财富》500 强中唯一一家不准备月度收益报告或资产负债表的公司。当然,我会定期查看大多数子公司的月度财务报告。但查理和我只会按季查看伯克希尔的整体收益和财务状况。

    4. 关于调账:为了不让 " 华尔街的人 " 失望,开始时只是 " 无辜 " 的捏造——比如季度末的贸易数据、对不断上升的保险损失视而不见、或动用 " 小金库 " 储备——这可能成为走向全面欺诈的第一步。" 就这一次 " 很可能是首席执行官的初衷,但最终的后果会很可怕。如果老板可以稍微欺骗一下,那么下属也很容易为类似的行为找到借口。

    5. 关于负债融资:在罕见且不可预测的时间周期内,信贷会消失,债务在财务上会变得致命。一个俄罗斯轮盘赌的等式——通常是赢,偶尔是输——对于那些从一家公司的上升期中分得一杯羹,但不分担其下跌期的人来说,或许在财务上是明智的。但这种策略对伯克希尔来说是疯狂的。理性的人不会为了他们没有和不需要的东西去冒险。

    6. 关于被投公司:它们不应该是因为 ( " 华尔街 " 降级、美联储行动预期、可能的政治形势发展、经济学家的预测、或其他任何可能成为当天关注焦点的 ) 因素而不再玩的金融游戏。

    (卡夫亨氏可能遭遇了一些问题:巴菲特和他的团队可能将卡夫亨氏的抛售视为买入更多股票的机会。因为这正是优秀公司躺在手术台上等待拯救的时刻。)

    7. 对某只股票的收购价格过高会导致一家辉煌的企业沦为一项糟糕的投资 -- 其痛苦如果不是永久的话,至少会持续很长时间。

    8. 股票与黄金:那些经常鼓吹政府预算赤字会带来厄运的人(就像我多年来经常做的那样)可能会注意到,在我人生过去的 77 年里,我们的国债琪琪电影天堂了大约 400 倍。这是 40000%!假设你已预见到这种琪琪电影天堂,并对赤字失控和货币贬值的前景感到恐慌。为了 " 保护 " 自己,你可能会避开股票,转而选择使用你的 114.75 美元购买 3.25 盎司的黄金。

    这种所谓的保护会带来什么呢?你现在的资产价值仅约为 4200 美元,不到美国企业中一个简单的无管理投资所实现收益的 1%。这种神奇的金属无法与美国人的勇气相比。

    9. 美国顺风:伯克希尔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我认为应该被称为 " 美国顺风 " 的产物。对于美国企业或个人来说,吹嘘自己 " 单枪匹马就完成了这一切 " 已不能用傲慢来形容。在诺曼底整齐排列的简单白色十字架应该让那些做出如此声明的人感到羞愧。在未来的 77 年里,我们的主要收益几乎肯定将来自 " 美国顺风 "。我们很幸运——非常幸运——有这种力量在我们身后。

    10. 海外投资:如果所有的国家繁荣,美国将更加繁荣,也将更加安全。在伯克希尔哈撒韦,我们希望在海外大举投资。


——2019年股东信精要金句

上一篇:巴菲特-不要盲目买进过多种股票

下一篇:十年翻十倍:不可复制的巴菲特神话